一条咸鱼

少林大佛旁边的那个云雾中的塔可以过去,而且有一地的宝箱,就是过去比较麻烦,和一个小姐姐误打误撞的过去了,高塔不能上,但是可以穿进去,另一个的庙可以爬。造福一下各位。

【萧蔡】 如我西沉(1)

题文无关x
这里小透明凌珍,第一次写楚留香手游文。
人物ooc,文风诡异,有不对的地方欢迎捉虫。
向全世界安利萧蔡!我师兄巨可爱!
这是个小甜饼 请放心食用。
(悄咪咪说下,这里大号锦瑟华年,小号海晏河清)欢迎找我玩w
    文章慢热,希望各位喜欢

       距离蔡居诚被坑进点香阁也有一段时日了,点香阁妈妈打着原武当二师兄的名号吸引了不少生意,大家都很稀奇武当高傲自负的二师兄怎的沦落到青楼做了倌儿。但是蔡居诚的要价非常高,尽管这样也抵挡不住各位的热情。
       越是得不到的,就越想得到。越难得到的,就越有欲望得到。一旦得到,就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他。
      蔡居诚脾气非常的差,还在武当的时候,他是门派的二师兄,武功更是让人敬畏,即使整日摆着张臭脸也没人敢说什么。这就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麻烦。
        开始嫖客靠近他时便会全身僵硬,面上黑如锅底。当不安分的手摸上大腿搂上腰时,再也忍不得,怒吼到:
        “滚!!”
        然后抄起旁边的玉器就朝那人扔去。被人躲去,随着清脆的响声,门外的梁妈妈大着嗓子喊:
        “蔡居诚!!你给我好好陪客人!摔了我的东西得计入账中!你要不想走就继续摔!”
        蔡居诚已然气极,被逐出师门,被陷害进点香阁陪客,被不三不四的人上下其手就够让他火大,如今还要看着别人的脸色做事。他最讨厌的就是被威胁,火一下被点燃,颇有燎原之势。
        顾不得什么就掀翻了红木桌子,踢翻了椅子,珍贵的美酒也淌了一地。嫖客不断躲闪着,嘴里也说着嘲讽的话语,梁妈妈冲进来时,房里已一片狼藉,落不得脚,边叫阁里的打手把蔡居诚拉开打晕带走,边给客人赔不是:“贵客啊您别生气,居诚这是被惯的了,脾气不好,回头我再收拾他去。您看我再给您叫一个去?”
       那人脸色缓和下来:“不用了妈妈,我改日再来吧,希望他可以温柔点。”
      “哎一定一定,您慢走啊”送走了客人回头就说:“臭小子还敢把客人弄走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